新京報訊(記者 吳夢真)10月6日,有網友發文稱,海南省瓊海市博鰲道紀海景大酒店私屬海灘存在安全漏洞,有遊客溺亡。10月7日,其中一名遇難者家屬楊女士告訴新京報記者,弟弟遇險後家人向入住酒店求救,酒店稱需向上級彙報請示,但直到弟弟遺體被衝上岸,酒店未採取任何措施。此外,一名26歲的陝西青年在施救過程中不幸遇難。

 

10月7日上午,新京報記者就此事致電博鰲鎮政府,工作人員表示,政府已經安排了聯防隊伍對轄區內海岸線進行分段巡邏,確保溺亡事件不再發生。


遇難者家屬楊女士稱,10月2日海灘入口區域並無安全提示牌。受訪者供圖


在酒店“私屬海灘”游泳溺亡,酒店無任何施救措施

 

10月7日,新京報記者聯繫到遇難者楊先生的姐姐楊女士,她表示,10月2日,弟弟帶着家人從上海到瓊海旅遊,當天入住博鰲道紀海景大酒店。18時18分左右,弟弟在酒店附近海域游泳。當時海灘上並沒有任何安全提醒標牌。

 

18時33分左右,岸上的家人發現異常,海浪也越來越大,海里游泳的人都在往岸邊遊,一個海浪過來楊先生就失去了蹤影。

 

楊女士稱,隨後家人就向入住的酒店求救。但酒店前台稱沒有救援措施,需要向上級彙報請示。“我們等了有十幾分鍾,但酒店都沒有任何反饋。”

 

在這片海域游泳的人中,陝西一對父子發現了楊先生的求救,他們第一時間進行了救援。但由於夜黑浪大,父親體力不支先行返回岸邊,並撥打119、120求助,兒子繼續在海里救人。

 

19時40分左右,救援人員趕到現場,但不幸的是,施救的26歲青年也發生了溺水,和楊先生均已遇難,他們的遺體被海浪衝上岸。

 

楊女士告訴新京報記者,救援人員是陝西救人男子的父親叫來的,直到兩人遇難酒店方面都沒有任何措施。“如果酒店有提醒不讓下海或者能及時施救,就不會有這出悲劇了。”


楊女士提供的酒店私屬海灘宣傳圖。受訪者供圖


根據楊女士提供的住宿平台酒店信息顯示,瓊海博鰲道紀海景大酒店將“私屬海灘”作為酒店的一大賣點。

 

酒店賣點詳情中,一條標題為“動感十足的私屬海灘”下方介紹:距離私屬海灘非常近,從大堂步行至私屬海灘僅需158步。私屬海灘提供日光浴牀與遮陽傘,免費提供沙灘足球、沙灘排球。酒店介紹中海邊設施則包括,免費日光躺椅、泳圈和泳衣。

 

楊女士告訴新京報記者,事發後前往酒店發現其並未有相關急救裝備。對於溺亡事故,酒店方未出面道歉,並改口稱海灘並非私屬,酒店無管理責任。

 

酒店方表示不可以下海游泳,博鰲鎮政府已進行海岸線巡邏

 

10月6日21時許,瓊海博鰲道紀海景大酒店前台客服告訴新京報記者,酒店前面有一片海灘,但並不屬於酒店私屬,酒店僅負責海灘的衞生工作,對於網絡平台上的“私屬海灘”宣傳,工作人員迴應稱,不存在這種宣傳。

 

新京報記者詢問是否提供日光躺椅、泳衣泳圈,工作人員否認。“所有人都可以去海灘的,可以去海邊玩但不可以下海游泳。”

 

對於楊先生在海邊遇難的事故,上述工作人員表示不清楚,並稱海灘處無人看管,隨後掛斷電話。


楊女士提供的酒店私屬海灘宣傳圖。受訪者供圖


據網絡平台上酒店簡介顯示,該酒店位於博鰲鎮濱海大道,鵬欣白金灣內。擁有1600米海岸線,離海灘約百步。酒店於2015年2月開業,2018年9月重新裝修。海景房為其主打產品,客房價格在400元至1000元不等。

 

天眼查該酒店信息顯示,瓊海鵬博置業有限公司道紀海景大酒店,成立於2019年6月18日,負責人為阮解敏。2020年2月,博鰲道紀海景大酒店因未經衞生部門審查擅自發布“養肺抗疫”等醫療用語廣告,違反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》的有關規定,被處以罰款20萬元的行政處罰。

 

10月7日上午,新京報記者就此事致電博鰲鎮政府,工作人員表示,政府已經安排了聯防隊伍對轄區內海岸線進行分段巡邏,確保溺亡事件不再發生。

 

 

編輯 劉倩

校對 楊許麗